<th id="jt8lw"></th><center id="jt8lw"></center>

<u id="jt8lw"><rt id="jt8lw"><nav id="jt8lw"></nav></rt></u>

成都市新都區人民政府
當前位置: 首頁 > 政務公開 > 重要信息轉載 > 省市要聞

四川:一個大熊貓安居樂業、傘護作用充分發揮的國家公園正闊步走來

發布日期:2019-09-29 10:30 信息來源:四川日報 【字體:


大熊貓國家公園分布圖




如今,大熊貓已成四川對外交往的一張名片。

9月29日,2019中國(四川)大熊貓國際生態旅游節開幕。

作為“三九大”之一,大熊貓不僅代表著四川的生態文明建設成就,也匯聚了四川地域文化與特色。

站在新的起點,我們回顧過往成就,更期待未來發展之路。

從1869年法國傳教士戴維發現并命名大熊貓開始,大熊貓逐步成為四川乃至中國對外交往的一張名片。

作為中國的特有物種,大熊貓野生種群僅分布在川陜甘三省,活動區域不到全國國土面積的0.3%。2017年以來,為了保護這0.3%,作為牽頭省份四川全面試點國家公園體制,不斷探索更高層次更好的保護。一個大熊貓安居樂業、傘護作用充分發揮的國家公園正闊步走來。

堅定一個方向

國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傳承,實現原真性、完整性保護

這是全社會對四川的期盼——建設國家公園,保護自然生態系統的原真性和完整性,給子孫后代留下一份自然遺產。為此,必須堅持國家公園國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傳承。

這是一個不容回避的事實——部分極小種群生存不容樂觀,保護機制體制有待提升。因此,必須保護大熊貓棲息地原真性、完整性,真正“把最應該保護的地方保護起來”。

如何守護大熊貓最后的家園,如何保護只占中國國土面積的0.3%?

四川的思索從未停止,早在20多年前,部分市州和林業部門就發出倡議:建設國家公園,探索更高層次的保護地模式。

隨后,倡議逐步轉化為現實。2013年,借助“4·20”蘆山強烈地震災后重建,省委、省政府將“雅安大熊貓公園建設”納入了相關規劃。2014年至2016年初,四川在成都、綿陽、雅安市開始前期探索。地方探索最終上升為國家戰略,則是在2016年。這一年末,中央審議通過《大熊貓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明確川陜甘三省主體責任。

主體責任的背后,是四川獨一無二的資源優勢、技術優勢和人才優勢。從現實角度看,四川大熊貓棲居區面積20177平方公里,占全國的74.36%;四川劃入區擁有大熊貓野生種群1205只,占全國總量七成以上;四川聚集了全國大部分大熊貓科研資源,積累了最豐富的保護經驗,構筑了最健全的保護地體系。

主體責任既是榮譽,也是責任,更是壓力。

放眼國內,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目前尚無任何經驗可以借鑒。如何把中央的部署與四川的實際相結合,為國家公園做出四川貢獻?

審視自身,四川劃入區橫跨7個市州,境內設有各類保護地63個,土地利用性質多樣、自然資源權屬復雜、機構職能交叉現象普遍。同時,棲息地破碎化、保護與發展協調難、機構分散重疊、科技支撐和服務能力不夠等困境仍然存在。

壓力當前,四川響亮作答:勇于擔責,高位推動,扎實推進。就在中央下發試點方案當月,省委省政府就召開專題會議,研究部署相關工作。隨后,組建高規格試點工作推進領導小組,從頂層設計開始,四川清晰標注國家公園試點思路、方式和目標——

有章法,鎖定保護大熊貓野生種群和棲息地這個核心,創新生態保護管理體制機制,整合跨地區、跨部門管護資源,探索具有中國特色的國家公園管理模式,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家公園。

有特色,五大試點任務——加強以大熊貓為核心的生物多樣性保護、創新生態保護管理體制、探索可持續的社區發展機制、建生態保護運行機制、開展生態體驗和科普宣教——逐一清晰,把中央的戰略部署轉化為可執行可操作的“四川行動”。

高起點,試點之初,由7位院士領銜、橫跨多個學科的專家咨詢委員會宣告成立,組建高級別智庫,對接國際標準,結合四川實際,不斷為大熊貓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出謀劃策。

快節奏,兩年多來,我省先后與中央有關部門和陜西、甘肅兩省建立溝通協調機制,印發推動工作落實的文件80余份,涵蓋大熊貓國家公園勘界定標、科學區劃、機構設置、人為管控等方面。

有力度,試點第一年,率先印發試點實施方案,明確試點期間機構設立、資源環境綜合執法體系建設、自然資源資產管理體制建設等23項重點工作任務,逐一落實路線圖、時間表和責任單位。

逐漸闖出一條新路

多項改革措施取得進展,大熊貓“安居”愿景不斷鋪展

從2017年至今,四川不斷推進國家公園體制試點,著力在機構建設、人為活動管控、區劃調整、規劃編制等領域取得進展。

搭建管理機構體系,不斷延伸管理觸角。今年1月,省林業和草原局正式加掛“大熊貓國家公園四川省管理局”牌子,承擔體制試點具體工作。隨后,7個市州分別設立管理分局,管理觸角不斷向下延伸。以此為基礎,四川初步建立了三級管理機構體系。同時,創新設立四川省大熊貓科學研究院,負責大熊貓、國家公園及有關科研、規劃。

劃定管控紅線,設置試點區“防火墻”。試點第一年,四川就出重拳——全面停止試點區生產經營性項目審批,對新設采礦項目等“一票否決”。隨后,明確試點期間嚴格管控或差別化管理的內容、條件、程序和措施。其間,整頓試點區突出問題325個,實現保護區內所有礦權和國家公園非法經營生產設施全退出。目前,四川已逐步摸清國家公園內的人口構成、經營活動設施、保護設施、資源狀況等“家底”。

執法必嚴,保護生態。2017年迄今,在國家公園內開展涉林執法專項行動已成常態,我省劃入區未發生較大涉林刑事案件。

細化執行,把“路線圖”轉化成“施工圖”。試點一開始,四川就打破部門界限,攜手相關部門制定國家公園勘界落圖工作方案。兩年多來,完成了國家公園邊界及功能區劃邊界的實地勘察工作,形成了可用于保護管理、打樁定標的系列電子圖集和表冊。其間,結合實際兩次微調劃入區和功能區劃,確保在國家公園總面積、棲息地面積、保護大熊貓數量、核心保護區比例“四不減”的前提下,實現保護自然生態系統原真性、完整性和連通性,確保四川境內的大熊貓國家公園邊界和功能區劃更加科學合理。

既要試點,也要保護。兩年多來,制定省級大熊貓野化放歸指南,該指南上升為國家規范。其間,先后出臺資源監測體系建設、科普游憩區建設、入口社區建設、民生保障改善和網格化管理等措施。

機制體制建設之外,以國家公園建設為契機,四川大熊貓保護之路越發順暢:

——兩年多來,全面進行全省大熊貓自然保護區管理能力第二輪評估;

——累計投入2.54億元,不斷修復國家公園內基因廊道,逐步打通種群間交流障礙;

——鎖定生態脆弱區,在平武、松潘、綿竹等地開展棲息地植被恢復,逐步擴大小種群棲息地面積;

——先后在小相嶺、大相嶺、岷山建設大熊貓野化放歸基地,每年放歸1—2只大熊貓回歸自然;

——印發大熊貓遺傳檔案技術規程,建設大熊貓個體DNA檔案,在16個保護區開展大熊貓種群動態監測,檢測出大熊貓近500只,推動大熊貓野外種群精細化管理;

——強化棲息地巡護管理和資源環境綜合執法,年均救護病餓野生大熊貓2—4只;

——探索國家公園省級立法,試點國家公園內“避讓退出礦權”;

——引導社會力量共建共享,設立專項基金、建立募資平臺、開展公益活動,協同推進劃入區精準扶貧。

越發臨近2020年底試點截止時間,四川的探索行動蹄疾步穩,大熊貓“安居”的愿景,正在從設想走進現實。

大熊貓國家公園·探索歷程

2013年底

在“4·20”蘆山強烈地震災后重建時,我省提出依托寶興、蘆山等災區的野生大熊貓棲息地設立“大熊貓國家公園”。

2015年2月28日

原國家林業局野保司首次確認,在四川等地試點大熊貓國家公園體制。

2015年11月

省委十屆七次全會將“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探索建立以大熊貓等珍稀物種、特殊生態類型為主題的國家公園”寫入四川“十三五”規劃。

2016年1月26日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二次會議決定,依托珍稀物種建設一批國家公園,保護自然生態系統的原真性和完整性。

2016年4月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決定,啟動大熊貓、東北虎豹等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編制工作。

2016年5月

作為牽頭省份,四川與陜西、甘肅合作,研究制定大熊貓國家公園劃定范圍、機構人員安置、劃定區域內自然資源財產處置等事宜。當年8月,川陜甘三省編制的相關方案上報中央。

2017年1月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大熊貓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大熊貓國家體制試點全面啟動。

2017年4月

四川省大熊貓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工作推進領導小組召開第一次全體會議。

2018年10月29日

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及川陜甘三省相關負責人的見證下,大熊貓國家公園管理局在成都揭牌。

2019年1月

大熊貓國家公園四川省管理局七個分局掛牌。

2019年1月15日

四川省大熊貓科學研究院成立。

回顧·70年

四川大熊貓保護:從零起步到全球領先

四川,全球25個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之一;大熊貓,巴蜀大地的獨特物種、傘護物種,是最具辨識度的四川乃至中國文化符號。

一定程度上,大熊貓種群保護得力與否,就是四川乃至全國生態文明建設的“晴雨表”。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四川一步一個腳印,創造出一個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案例:大熊貓圈養和野生種群以及棲息地穩步增長。保護大熊貓的回饋異常豐厚——無論是在國內還是海外,只要提到大熊貓,人們就會想起四川;只要提到四川,人們就會想起大熊貓。四川與大熊貓,二者已是相輔相成、不可分離。

2019年金秋時節,2019中國(四川)大熊貓國際生態旅游節開幕之際,讓我們一起回眸70年來四川保護大熊貓波瀾壯闊的征程,一起見證70年來四川生態文明建設之路。

行動:

從零起步,與新中國共同奮進

有學者指出:大熊貓的保護與科研歷程,與新中國同步。

此言非虛。回顧歷史,保護大熊貓的先聲,正是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發出的。上世紀50年代,中央政府明令妥善保護大熊貓。隨后,又把大熊貓和部分伴生物種列入禁捕范圍。

保護的理念不斷躍升。1963年,四川設立汶川縣臥龍等首批5個自然保護區,劍指大熊貓及其森林生態系統保護。

保護的節奏持續加快。1980年,改革開放大幕剛剛拉開,臥龍率先加入聯合國“人與自然”保護區網。隨后,還是為了保護大熊貓,唐家河保護區試點生態移民,以退為進,還給大熊貓一個完整家園。

保護的力度逐步強化。1983年,設立全國首個也是唯一一個生態類型保護特區——臥龍特別行政區。當年夏天,面對箭竹開花帶來的“饑荒”,在全世界人民幫助下,四川人穿行于河谷丘陵、勇探原始密林,用肩膀和汗水讓國寶轉危為安。

要保護大熊貓,前提之一是破解其繁衍生息的基因密碼。1980年和1987年,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和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先后設立,幾乎同一時間,還設立野外觀測站。雙管齊下,重點鎖定人工繁育以及野外生態學、行為學,逐一進行科技攻關。

保護的手段,重在修復大熊貓賴以生存的生態系統。為此,重大生態工程啟動實施。1998年,四川率先在全國放下斧子,啟動天然林保護工程。次年,同樣是在全國率先,四川退耕還林還草的大幕正式拉開。以重大生態工程為抓手,四川不斷實施大熊貓及棲息地保護、野生動植物保護及自然保護區等重點生態工程建設,棲息地質量不斷好轉、面積不斷增加。

保護的目標,是恢復野生種群和野外棲息地。2005年開始,四川率先開展救護易地放歸和野化培訓放歸。其間,先后建成小相嶺和大相嶺兩處野化放歸基地,大熊貓不斷回歸真正的“家園”。結合災后重建、植被恢復、棲息地恢復,四川加強泥巴山、黃土梁、土地嶺、拖烏山等大熊貓走廊帶建設,各棲息地“破碎化”“孤島化”有效緩解。

成績:

種群、棲息地面積和野外放歸數居首,科研全球領先

四川保護大熊貓的成效幾何?一組數據說明問題。根據2015年發布的大熊貓第四次調查成果,四川大熊貓的種群數量、棲息地面積、放歸野外大熊貓數量穩定增長。而根據專業機構測評,四川大熊貓科研處于全球領先地位。

細細分析,不難發現,這是一份沉甸甸的成績單:

——看棲息地面積,至2014年,四川大熊貓棲息地面積202.7萬公頃,約占全國大熊貓棲息地總面積近八成。同期,潛在棲息地41萬公頃,占全國大熊貓潛在棲息地總面積的近一半。

——看種群數量,野生大熊貓數從上世紀80年代的909只增加到1387只,增幅超過五成。而根據第四次大熊貓調查,全川共有圈養種群387只,同樣位居全國第一。

成績的背后,是保護地體系不斷完善。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全川已在大熊貓分布區建成各類保護地95個。其中,大熊貓自然保護區46個。在此基礎上,全川超過70%的野生大熊貓和60%的大熊貓棲息地被納入其中。

成績的背后,同樣有保護理念不斷與時俱進。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四川先后開展第二、三、四次大熊貓調查,其間不斷更新統計監測手段,摸清四川大熊貓家底的同時,初步建立動態化、精細化種群管理體系。

成績的取得,還來自于川人敢為天下先。迄今,全省累計放歸野外大熊貓13只,其中部分已在野外“成家生子”。暮冬(圖片由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提供)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關閉】

關閉
双色球开奖日期